骂中国人“支蛆”!叛徒对待被捕同志,比敌人更凶残!
2017-09-13 11:10:07



这几天的“港独”事件,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欢呼蔡母丧子、骂国人是“支那人”,


这些都不算啥,更有一名在香港中大就读的四川泸州学生,公然在微博上侮辱中国人为“支蛆”。


这似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现象,就是它们对中国人的侮辱,没有最毒,只有更毒。


而且这名学生在此前的多次言论里,在与中国人对话时使用了“你国”这样的称呼。


这名内地学生公开挑战公众底线,似乎要表现得比港独更毒,比香港人还香港,以至于他出卖自己也就算了,还把他自己爹妈之类的亲人一起说成了“支那蛆”。


看到这个学生,笔者不仅想起了很多抗战影视剧里,叛徒在对待自己的同胞时,往往比敌人更凶狠,


抛开那些虚构的影视暂且不说,一个很真实的故事,就是杨靖宇之死。


说杨靖宇是英雄,只怕没人会反对,他带领着自己的队伍活跃在东北白茫茫的林海雪原中,由于他的神出鬼没,日军伤亡惨重却拿他根本没有办法,


但他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程赋是杨靖宇最信任的助手,但他却于19387月叛变,也正是这个人将杨靖宇逼上了绝境。


杨靖宇之所以难被日军抓住,就在于他在森林里建立了很多秘密据点,这些据点里存放着粮食、弹药、药品等生存物资,


在程赋叛变后,他带人在短时间里全部摧毁了这些营地,让东北联军几乎在一夜之间就陷入了弹尽粮绝的绝境。


杨秀峰从小是孤儿,由杨靖宇一手带大,但他却在194121日叛变,并带人追杀杨靖宇,直到杨牺牲为止;


张若奚是杨靖宇一手培养起来的机枪神射手,也正是他在杨靖宇精疲力竭之时,用机枪将自己的恩人疯狂扫射,打死在了那片雪地上的松树旁。


看看这些人,他们或因为吃不了抗战之苦,或因为其它利益诱惑,最终都成为了叛徒,而且他们在对待自己曾经的恩人、在对待自己同志时,下手比敌人更凶残。


那个骂自己同胞是“支蛆”的唐某人,或许正是这类货色,


他自以为自己接受了西方民主并顿悟,进而用高高在上的眼光俯视愚蠢的中国芸芸众生,用自以为是的傲慢且恶毒的眼光打量着中国人,然后告诉我们中国人是多么的粗鄙不堪,是多么的低贱卑劣,


于是他用了一个极其恶毒的形容词,叫“支蛆”,


殊不知,它忘了一句话,“傻B的最大特点就是觉得自己最聪明,别人都是傻子”。


面对这样的败类,面对不断叫嚣的港独,我们一直在问,是什么造就了它们的猖狂?


答案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社会与法律对这类人太过于纵容与心慈手软!


人性都有善良与邪恶的一面,我们这个世界正是在道德、法律与各种规则的束缚之下,人性的邪恶得到抑制,才让良善更多的表现出来,并最终形成了我们现在的这个文明世界。倘若全世界都抛弃政府、不要法律,那么很多人人性邪恶的一面立马就会释放出来,人类很可能立马回到最原始的野蛮社会。


所以,“赏善罚恶”是所有人都应该要做的事情。有时候,不光“赏善”是发扬善良,对罪恶进行惩罚,也是扬善。所以佛家不光有“慈航普渡”,它也有“降魔伏虎”。


《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但很多人却在邪恶面前表现得过于良善,他们天真的以为对邪恶的纵容是一种善良的宽容,


比如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就是一名单纯的程序员苏享茂被恶女骗婚并索要1000万,最终逼得这位程序员自杀而死,


他本可以拿起法律武器自卫,或者使用其它方式对邪恶发起反击,但他在邪恶面前表现得太过于心慈手软,最终被自己的仁慈杀死,


不懂人性复杂,善良就是无知,仁慈施错了对象,那就是在自杀!


还想起另外一件事,就是一次去隔壁老奶奶家玩,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些小虫子,在场的一位客人立马善心起来,说什么不可随意杀生,救得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类的,


结果没等她说完,老奶奶拎着一壶开水,一股脑儿下去,那些虫子全死了,


有时候,处理问题就这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婆婆妈妈,


更重要的,我们要分清“善良”与“愚善”的差别。


说了上面这么多,想表达的一个意思就是,不能把“纵容”当“宽容”,也不能把“愚善”当“善良”。对待“港独”与侮辱同胞的大陆“叛徒”们,不必心慈手软,应该使用法律之类的手段对它们严厉打击,


当一个人本性已定,千万不要指望狼会不吃人,蛇不会咬农夫。乱世当用重典,固疾须用猛药,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法律等惩恶手段成为随时悬在恶人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以及那一壶会随时淋死它们的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