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刚刚宣布中美“联手”!明明是美国求中国,怎么还先吹上了?
2021-11-23 22:49:19



刚刚,白宫发表声明,美国将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5000万桶石油,以稳定国内油价。

声明表示由于华盛顿的“外交努力”,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英国等主要石油消费国将同时释放战略石油储备。

这将是主要石油消费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联手遏制油价飙升,也是中美最近难得的一次“联手”。

这份声明称,美国的经济复苏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强劲、更快,“美国是唯一一个国内生产总值恢复到大流行之前水平的主要经济体”,而这样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拜登总统的美国救援计划”。

但无论华盛顿如何吹嘘,目前对控制油价最迫切的显然是美国,有求于世界的,也是美国。

图片

在这个冬天,油价和各类商品价格的飙升显然成了美国人的梦魇,更是拜登政府的梦魇——“至少在特朗普时期,东西还没这么贵。选民就是这么想的。”

物价的这把火已经烧到了白宫的眉毛。

华盛顿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在短期内逆转——无论停止放水还是收回疫情下的纾困补贴。

已经撒出去的币,怎么可能收得回来。

所以,求助世界显然是可选择的一条捷径,但OPEC此前数次拒绝了美国的增产要求。

明明是自己国内起火,请求别人帮着灭火,却还不忘自我吹嘘“经济成就”和“外交努力”。这,真的很美国。

1


“火鸡也许不能飞很远,但火鸡的价格可以涨很高。”

即将到来的感恩节,恐怕是美国人多年来最难过的一个。

尽管供应链短缺的影响是全球性的,但对控制油价需求最为迫切的显然是美国。

今年三季度以来,全球油价出现大幅上涨,布伦特原油价格强势突破80美元每桶的大关。原油价格上涨,意味着原材料价格随之上涨,其结果必然是商品价格的进一步上涨。

图片

从石油、天然气等燃料,到房屋租金和采暖,再到餐桌上的火鸡、面包、奶油馅饼和蔬菜,美国国内物价一涨再涨,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一丝缓解的迹象。

火鸡批发价比去年上涨了27%,牛排涨价25%,鸡蛋涨价11.6%……据估计,美国人在感恩节大餐上的整体花费将比去年增加14%,而这一费用从2015年开始就一直处于下降趋势。

甚至有银行建议民众在感恩节吃素,用“大豆晚餐”来取代“火鸡大餐”,引发口诛笔伐。

包括卡夫亨氏、宝洁、泰森食品等食品和家庭常见品牌纷纷宣布涨价计划,就连奥利奥都计划涨价6%到7%。

据估计,2022年上半年食品、饮料和家庭基本生活用品的通胀率将攀升至8%。

图片

而这些,还只是物价飙升的一个缩影。这还没算上油价飙涨给美国人带来的痛苦。

是的,油价简直成了今天美国人的梦魇——油价在多地上涨甚至超过50%,预计美国人在这个冬天的取暖费将比去年上涨54%。

这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呢?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末美国汽车总保有量为27072万台,每千人拥有汽车量是837辆。如此高的汽车普及率,使得美国民众把油价当做评判“生活幸福指数”的主要标杆之一。

而且,这部分群体大多数是中产阶层及稍微向下的人群,他们更多是民主党的基本盘。

再加上马上临近“双节”——感恩节和圣诞节是美国人出行旅游的高峰季节,也是美国经济最有活力的时期。

但今年,高涨的油价让很多家庭不得不被迫放弃了旅行和外出就餐的计划。

联邦政府的数据显示,美国人正在经历的,是30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通货膨胀。

图片

拜登政府面临着上任以来前所未有的压力。

“至少在特朗普时期,东西还没这么贵。选民就是这么想的。”

“生活成本太高了,民众把这种痛苦归咎于民主党人。”

“餐桌问题对密歇根和中西部地区的影响比华盛顿发生的任何其他全国性问题都要大。”

根据一项最新数据,最低收入群体的家庭平时在食品上的花费占其收入的36%,而这一数字在高收入群体中只有8%。

已经有许多舆论注意到,这将对中期选举和下一次大选产生影响,拜登团队显然对此更为清楚。

所以,在最短时间内能稳定住国内油价,并以此为抓手,来缓解通货膨胀问题,这就成了拜登政府及民主党的当务之急。

此前,华盛顿已经数次要求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增产以降低油价,但都被拒绝,于是它转而向几个重要国家求助。

拜登政府向中日印韩英等主要石油消费国发出了请求,呼吁各国释放石油战略储备,以帮助抑制近期飞涨的国际油价。

知情人士透露,各方将以“掉期”方式释放战略石油储备,也就是石油公司从战略石油储备中获取石油,但需归还石油或精炼产品,外加利息。

这将是主要石油消费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联手遏制油价飙升。

2



不同的国家对原油的依赖程度不一样,因此对美国的请求,各国态度也有微妙不同。

对日本来说,“大哥”都提要求了,当然要支持。

据路透社报道,有三位了解情况的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称,在华盛顿要求采取协调行动应对能源价格飙升后,日本正在考虑“史无前例地释放国家石油储备”。

图片

事实上,日本《石油储备法》只允许在有可能断供时和发生灾害时释放石油储备。并不允许像这次这样,以抑制价格暴涨为目的释放石油储备。

对此,岸田政府正在考虑将超过最低要求的部分石油储备释放出来,作为一种合法的变通办法。

而从日本国内的情况来看,它似乎并没有更多动力去抑制油价。《华尔街日报》说,“低欲望的日本”通胀率保持在极低水平——消费者抗拒支付更高的价格,企业也很少试图提高价格。

一名消息人士认为这更多是无奈,因为在美国提出要求后,“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想办法。”

日本以前曾有过石油公司释放民间储备的先例,而释放国家储备尚属首次。

换句话说,这纯粹是日本政府为了满足美国的要求,硬开了个口子,“特事特办”。

图片

不过,不少观点预计日本这次的释放量有限,所以日本究竟能出多少力帮美国,还是个未知数。

韩国和印度的情况与日本有些类似,石油战略储备只适用于能源供应严重中断的情况下释放,而不会用来应对飙升的油价与通货膨胀。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稳定国际原油价格,显然更多是利好。

此前,为稳定国内油价,中国曾在今年9月首次以轮换方式对市场投放了很小量的储备原油,共销售约60万吨。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补壹刀”表示,统筹考虑当前的现实情况,我国石油战略储备对于国计民生发挥着“压舱石”和“稳定器”作用,主要将石油战略储备用于缓解供应危机和其他紧急情况的方针不会变,而且并将继续根据国内需求来达到石油战略储备的最优规模。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2020年国际原油价格因新冠疫情而下跌时,以低价购买了大量原油,其中很大一部分变成了战略储备油。

图片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称,去年春季,中国购买的石油总量相当于平均两年的石油需求量。

而对于美国方面的请求,中方也给出了自己的态度。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透露,中美元首视频会晤中,两国元首谈及了能源安全问题。

赵立坚表示,中美应该倡导国际社会共同维护全球能源安全,加强天然气和新能源领域合作,同国际社会一道,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

这其实已经表明了中国的态度,中国注重能源安全,但会有自己的判断,那就是中国从自己的实际需求出发,并且国际合作应当是平等和互利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对“补壹刀”表示,目前国内能源供应没有问题,国内的通胀也并不严重,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并不高。

“释出石油战略储备,其实我们做不做都行,我们的需求并没有美国那么突出,不过释出一点石油储备来帮助平抑油价,并不是件坏事,这将有助于世界经济稳定,我们如果要做的话也是着眼于国际合作的需要。”他说。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则对“补壹刀”表示,世界很多国家的通胀压力,也是由于受到来自于源头美国的影响,美国是想要在不加息的情况下控制物价,所以想出来各种各样的招数,这是它想出来的新招。

3


那么,这样的联手能解决拜登政府的燃眉之急吗?

这样做有利于维护全球供应链稳定,却未必能祛除美国经济高烧的病灶。

因为导致美国此轮通胀的主要原因并非原油价格。除了全球供应链紧张,首要原因是疫情泛滥。

图片

一方面疫情泛滥,而政府抗疫成果有限,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美联储超发货币,持续放水,采取了极为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而政府在财政赤字率达到13%的情况下依然扩大开支。

美联储过度放水,已经是多年的老问题。

但是当所有的子弹都用光,结果必然是难以为继。

何伟文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美联储加息。而在美国,加息已经被政治化。美联储不得不考虑白宫的意见,白宫则不得不面对两党吵来吵去,越拖下去通胀越严重。

而另外一方面,华盛顿接连推出的大规模救助法案,原本是想安抚人心,却没想到导致的结果就是美国人不愿意工作了。

为了弥补疫情带来的损失,美国联邦政府每周会给失业者发放400美元补贴,这一补贴后来降到300美元。再加上失业保险的话,这些人躺在家里每个月就有2000多美元的收入,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现金补贴。

图片

对于很多蓝领工人来说,这比他们去码头运货、开大卡车、做收银员的工作收入还高。

所以美国不缺货物,也不缺需求,更不缺工作岗位,但是美国人不愿意干活了。

当然,失业金并不是可以无限制领取的。美国各州发放失业金的周期一般在3到9个月,所以一些年轻人会在即将到期的时候,再找一个短期工作,然后他们会迅速辞职,继续回家躺着领钱。

联邦政府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

11月12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美国主动辞职的人数再度增加16.4万人,达到创纪录的443.4万人,已经是连续第2个月飙升至历史新高。自主离职率也从2.9%攀升至3%,创2000年以来最高。

这个问题与前一个问题一样,同样是无解的。

已经撒出去的币,拜登政府还能收得回来吗?

所以,即便是几大石油消费国联手行动,也难以从根本上为美国国内的物价降温。

这难免让人感慨,美国真的不是过去那个甚至可以暗中操控油价来打击竞争对手的美国了。

图片

它现在连国内重大问题的缓解,都离不开国际社会的合作,而这种合作,并非吆喝几个小兄弟就能轻易完成的。

“美国现在衰落的重要病因和症状主要在美国国内。”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对补壹刀表示,“现在美国国内不是少数几个问题严重了,而是众多问题广泛爆发式严重,可说是呈现整体危机状态。拜登当务之急是让更多国家帮美国尽量克服内部问题。”

“美国是在衰落吗?可能很多人不认为如此,但观察这个国家内部整体危机,美国确实是在衰落中。”他说。